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黃治軒: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我能讓你看到更好的我

分享至: FB Line Twitter Mail

走出我的世界

生命格言 : 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我能讓你看到更好的我
受  訪 者 : 黃治軒 同學
就讀學校 :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採訪記者 : 黃士益
「沈默」是多數人對於自閉症難以分隔的聯想及既定印象,而「趕言」是公眾人物必須負荷及承諾的條件。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學系四年級黃治軒同學,在輕度自閉症患者即學生議會議員兩個極端身份之間,找到自己獨有的平衡之道。
那個女孩,讓我意識到自己的不同…
昔日,在一次追求心儀對象,卻遭受對方及旁人嘲笑、謾罵而爆發的衝突中,讓黃治軒意識到自己的思考邏輯及人際關係與多數同學不同。經過專業鑑定,在小學六年級確定罹患輕度自閉症。
黃治軒回憶,小時候因家庭因素而時常搬家,與多數同學沒有密切聯繫,在投入新環境後,也常有適應不良的問題。因此,社交弱勢及人際關係不盡理想,是他長久背負的難題。在鑑定結果出爐後,參加卡內基課程,矯正與人的互動方式,也試著調整並突破人際關係的瓶頸。然而,即便在課程中有新的學習及領悟,現實生活中的實踐及經驗的累積,仍然是他正在努力的方向。
面對多數人給予自閉症的定義,黃治軒認為,他們並非孤僻,或活在自己的圈子中,而是用一種獨特、專屬於自己的角度及方式來看待外在世界,但多數人難以理解他們的想法,因此造就了自閉症片面的既定印象。如看待旅行的態度,對他而言放鬆並非重點,他選擇深入了解、學習異地文化為自己旅行的目的,然而好的出發點,卻時常得面對同學的不理解及質疑。即便如此,黃治軒認為在不同的想法中,只要能堅守,並做好自己的本分,便是正確的道路。
亞斯伯格症,又稱「高功能自閉症」…
「亞斯伯格症,又稱『高功能自閉症』,是輕度自閉症的一種。其特徵為社交困難,卻在某些領域有卓越的天賦及能力。」除了一般輕度自閉症外,亞斯伯格症也是黃治軒的一部份。
在面對社交困境的同時,黃治軒在求學經驗中,發覺自己擁有高度的專注力外,也有特強的記憶力。因此在數理及歷史等科目中有良好的天賦。
懷著良好的數理優勢,黃治軒在校內擔任微積分助教,提供學生學習微積分額外的資源及時間。然而,除了課堂中的教學之外,他也私下撰寫教學日記,記錄課堂出席人數、教學內容,亦寫下當日的教學情形及心得。除了能回顧並改善自己的教學模式及品質,也作為學生時代心情脈絡的紀錄及回憶的註腳。在大二時期任職偏鄉小學教師時,也用同樣的方式,替自己及小朋友們寫下一本專屬於他們的教學日記。
走出我的世界…
輕度自閉症,為黃治軒造就了無數社交困境。然而,不間斷的突破疾病帶來的圈套及走出旁人既定的眼光,是他開拓人生的最佳寫照。
黃治軒總是以認真、用心的態度面對同儕,且熱衷於參與公共事務。因此,在學校中不斷嘗試擔任班級幹部,學習為他人付出,期許自己能妥善管理並帶動班級風氣,也能融入團體之中。然而,因為人際關係的挫敗,國小國中時期經常在幹部競選中落選。
在黃治軒不斷調適並改變人際關係的路途中,努力終於有所回報。高中時期,開始擔任學科小老師及社團幹部,並在高三時期得償所願,當上班長。黃治軒回憶,高中時期與同學相處融洽,並對班級和同學的狀況瞭若指掌,成為老師管理班級的得意助手。同時,他也感謝高二高三時期的班導師,願意體諒他,並給予鼓勵以及機會,讓他一展長才。
雖然就讀國立臺灣海洋大學並非黃治軒的初衷,但在學習過程中,漸漸地對這所學校產生了情感。因此,為大眾服務的熱忱,便從班級走向了學校的大環境,期許能為學校貢獻一己之力。
大一、大二時期就曾寫過白皮書並親手交給校長的他,如願成為學生議會副議長。透過他不同角度的思考,海洋大學在他手中的改變,除了學生餐廳設施改善、增設咖啡廳等校內人文設施外,更鼓勵學生出外留學、遊學,也爭取了擔任國際志工的資源及補助。
而現階段的他,正在與學校聯手落實「海洋大學城」的理念,希望結合學校附近魚市場、海洋科技博物館等海洋設施,穩固並扎實校內課程所需使用的資源,讓學校對於海洋方面的專業得以更上一層樓。而馬不停蹄的他,未來也將持續關切馬祖新校區的一切事務,並繼續提升海洋大學的實力及可見度,成為海洋事業的佼佼者。
在擔任學生議會議員期間,曾讓黃治軒最為印象深刻的便是由學生部門向學校提出的「請願法」案件。請願法的成立,得以增加學生的發言管道,並在學校及學生間搭起溝通的橋樑。但因可行度的疑慮,屢遭學校質問,最終得到駁回的結果,讓當時的黃治軒挫敗不已。但最後透過持續的討論,適當調整及改正後,終於說服學校,並真正落實學生的請願法。
海洋大學給我的未來…
就讀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學系,是黃治軒依照指考分數落點的結果,但對海洋大學的喜愛卻不落人後。黃治軒表示,大學以前都把自己封閉在北北基,甚少有機會到外頭的世界看一看。而升上大學後,透過海洋大學開闊自己的視野,也得到了許多讓自己發揮長才及完成抱負的機會。
課業方面維持良好水準的他,認為自己在現階段的學習歷程中,不再追求分數,而是追求對知識的融會貫通。而四年下來的耕耘,也讓他有足夠的機會摸索自己的興趣及專長項目。
對於公共事務有極度熱忱的黃治軒,未來是否有從政並改變國家的想法?黃治軒表示,在現階段的人生藍圖中並無從政計劃,未來會以自身所學之工作類型為主要前進的方向。
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我能讓你看到更好的我…
回顧身為自閉症患者的經歷,黃治軒認為,對他而言自閉症從來都不是標籤,是改變人生的重要轉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背景,如何誠懇面對自己,並且成為自己理想的樣子,才是真正富足生命,並帶給自己及他人收穫的正確之道。即便身陷自己不擅長的領域,黃治軒也希望大家能給他們多一點的時間及努力的機會,讓大家看見他們更好的一面。
學習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是黃治軒對於生命意義的詮釋。身為自閉症患者,即便過程比普遍人更為辛苦,他們仍在旅途中不斷尋覓--尋覓更好的自己,尋覓生命中值得珍藏的人事物。
回上一頁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