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楊明瑜:你現在擔心的事情,將來全部都會發生,但是你都會挺過來

分享至: FB Line Twitter Mail

幸運人生

生命格言 : 你現在擔心的事情,將來全部都會發生,但是你都會挺過來
受  訪 者 : 楊明瑜 同學
就讀學校 : 國立政治大學
採訪記者 : 吳玟嶸
在和明瑜閒聊時,他提到他很喜歡的電影──星際效應中的主角Coop對著不讓他兒子念大學的校長說的一句話:「It takes two numbers to measure your ass, but only one score to measure my son's future?」
我們要用什麼標準來評斷一個人呢?他的身材?他的成績?還是他的外貌?星際效應中的Coop沒有給出答案,明瑜也沒有,但答案想必不是上述任何一種。
楊明瑜,是天生疾病─唇顎裂的患者
在胚胎早期發育時,嘴唇部分是由兩側組織漸漸往身體中線連結起來。如果在連結的過程中有一些差錯,而不能按照預定的進度達到連結時,就會產生各種不同的裂縫。若裂縫延伸至口內硬顎或更內部的軟顎部位,就稱為唇顎裂。
唇顎裂兒的產生是一個機率問題,因為胚胎發育的過程中,有很多方面是醫學技術沒有辦法預防或偵測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雖然自出生便被某種不可知的因素決定了外貌,照顧唇顎裂兒也比照顧一般嬰兒更為費力,家境並不理想的明瑜一家人,卻沒有對這個狀況有什麼怨言「既然都生下來了,就面對吧!」或許就是受這種務實正向的態度影響,明瑜自認是個理性的人,決定任何事情前總是會想得很多,這種態度體現在人生時,便是導致了他會在歲月的每個階段立下幾個目標,一步一步地達成。
求學過程
當在和明瑜談到他的求學過程中,有沒有因為唇顎裂的關係影響到他的人生時,他坦言並沒有遇到太多困難,可能會比較慢熟,但幸運地並沒有被排擠的情形。然而這並不代表因差異而生的不平等對待沒有發生,就讀成功高中的他便曾因為自己的經濟狀況比不上同學們,而自覺對這個群體沒有歸屬感,有一段無法稱之為開心的高中時光,人們總是傾向於接受相類似的事物、不論是食物、外貌、甚至社經地位,與主流不同的事物自然無法融入。
明瑜爸爸也因此有了自己比不上兒子同學的體面父母的感慨,雖然有如此感慨,但明瑜爸爸的一席話仍讓明瑜十分感動
「雖然我比不上你同學的父母,但是我的兒子跟他們的小孩一樣優秀呢!」
上大學前夕,家境已經不是很好的明瑜一家又遭逢更多的打擊,父親住院、母親膽結石,除了心理上的壓力外,原本就因為經濟問題連畢業旅行都沒去的明瑜,更面臨可能因此無法念大學的困境。就在此時,明瑜剛好看到學務處的公布欄上張貼某間公司提供獎學金的資訊,他試著填了申請表,幸運地通過資格審核,除了高中學費外,也可以負擔大學的學費,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使他順利進到了政治大學的政治系就讀。
進到大學後不久,在政治系導師的善意提醒下,知道自己家中經濟狀況不容拖延的明瑜決定轉系到一般認為出路較好的法律系,他說道:「會念法律就是對現實的妥協。」但是他對於政治系的課程仍然很感興趣,因此選擇了雙主修政治。
受到大學的專業訓練後,他更能以宏觀的視野來審視自己的處境,比如家中父母皆是勞工而會希望未來能夠為勞工發聲;因為家境問題只能居住在租的小房子,這也讓他決定鑽研居住正義的議題。
「現在,我們是為了想要投資的人來建設城市,而不是為了想要居住的人而建設城市,我們不應該讓政客或財團決定我們的居住環境。」
這是明瑜引述一位當代知名學者──David Harvey的話,十分貼切的反映了他的現況及研究的目的。當代的歧視已不再如此表面,在資本主義的影響下,貧富差距不斷的擴大,隨之因社經地位而分出的階級,便是另一種不平等。這種分配不均的現況使歧視變得更加深層,而且更加危險。
或許現實的結構難以撼動、或許居住權終究無法奪回,但明瑜研究所的指導老師,政治大學的陳起行教授的一番話,也給了這些「或許」一點可能的改變。
「我們沒有權力,也沒有銀彈,作為學術工作者,我們能做的,就是透過思考帶給世界不一樣的反思。」
不一樣的一面
目前研究所念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的明瑜,其實有著另一個與理性形象十分不同的一面。「如果不考慮現實狀況的話,我可能會成為一個藝術家吧!」
雖然自認為是個理性的人,求學路上更皆是接觸需要理性思辨的法律、政治學科,但他目前卻經常經手設計的案子賺錢呢!不只幫學校機關做平面設計,他在校外也有許多設計案,除了畫畫外,他也有著音樂夢,曾經學過一段時間的吉他。
他目前最喜歡的樂團,是日本的一個女子搖滾樂團,她們努力了數年的時間才終於正式出道,創下許多紀錄,目前已經是日本十分知名的樂團。
他喜歡她們從街頭一路奮鬥,到站上國外舞台的故事和他們的音樂,他也十分敬佩他的吉他老師,為了自己的音樂夢想持續地在奮鬥,但這樣努力追夢的身影他卻只能給予掌聲卻無法追隨,他坦言:「家中的經濟狀況不允許我這樣。」明瑜爸爸近年來由於身體因素已從工作崗位上退休,轉換為在家中張羅的角色,經濟重擔目前由媽媽一肩扛下,孝順的他無法如同他的吉他老師那樣省吃儉用、不顧一切的追夢,所以他努力念書,只希望自己能趕快開始賺錢。而他也不負重望,一畢業就考上律師,也順利進入了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盡快寫完論文進到業界工作,減輕家中的負擔,夢想這件事或許不是現在尚有責任在身的他所能顧及的。
和過去的自己說點話吧
「要說什麼好呢,跟以前的我說小時候胖就是胖啦。」身高180幾的明瑜身材高壯,完全看不出他小時候竟然體重過重,他自己說道:「我小時候不只胖,身體還很不好,可能是因為沒上幼稚園吧」但是後來經過持續的運動健身後,他不再常常生病、也瘦了下來,而在經過數次顎修補手術,升大學前開過最後一次刀後,他的外表幾乎與一般人無異,說起話來也沒有他一直擔心的口齒不清的問題。
第二個是:「你現在擔心的事情,將來全部都會發生,但是你都會挺過來。」比如他曾經擔心自己無法順利升上大學,但是正巧遇上了可以幫助他念完大學的獎學金;他也曾擔心自己無法應屆考取律師,但他仍是考上了,也順利找到認識的事務所讓他實習,現在就是等論文結束後正式成為律師執業了。
不被定義改變
明瑜一路成長至今,「幸運」似乎如影隨形,他自己也是這樣評價自己的人生,就某部分而言的確是如此,他有著愛他的父母和親戚、有許多人伸出援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靠著這些資源考上政治大學、應屆考取律師,成功背後他所付出的努力不是一般人所能看的出來。
或許他的成長並非如同許多成功故事那樣,勇敢追夢終致成功,他被現實這個龐然大物壓住而無法追夢,但在言談中,也能看到他始終相信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不該輕易被定義;每個人都不應該因為自己沒有辦法選擇的出身,決定其一生所要面對的不平等際遇,基於這個理想,明瑜選擇了以居住正義,這個有點左、在台灣有點異想天開,必須與體制對抗的主題,對世界勇敢地提出質問。
甘地曾經說過:「你的行動或許沒有意義,但你還是非做不可。這不是為了改變世界, 而是為了讓你成為不會被世界改變的那個人。」(You may never know what results come of your action, but if you do nothing there will be no result. 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回上一頁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