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洪瑞聲:我們的心裡有別人,所以我們有別於人

分享至: FB Line Twitter Mail

身障輔導之路-決定成為身障學生的力量

生命格言 : 我們的心裡有別人,所以我們有別於人
受  訪 者 : 洪瑞聲
職  稱 : 輔導員
服務單位 : 實踐大學諮商中心
採訪記者 : 徐海柔
曾是跳水高手的運動健將,頸椎受傷導致下半身完全癱瘓,得靠輪椅代步的實踐大學資源教室輔導老師洪瑞聲,面對現實道路環境種種不便,體驗身心殘障朋友苦楚,他盡一己之力,為實踐大學打造無障礙空間和環境而努力。
洪瑞聲老師在實踐大學有近10年資歷。他本身也是身心障礙者,是後天受傷所造成的。受傷前,瑞聲老師原本是中和高中跳水校隊隊長,高一時在一次跳水比賽中傷及頸椎,導致第三節脊椎神經壞死,因而下半身癱瘓,連右肺功能也逐漸萎縮。而大學選擇就讀實踐社工系更開啟了他的特教之路。
就像是上天給的使命與安排那樣
其實瑞聲老師會踏上資源教室輔導員這條路,算是誤打誤撞。一開始是考大學時未能填上第一志願-輔仁大學心理系,最終選擇就讀實踐大學社工系,一想到讀社工對未來找工作能有幫助,還可以輔導更多身心障礙者,也就不排斥了。就讀大學時,正因自己是身障生的關係,開始接觸實踐大學資源教室。學生時期的瑞聲老師,本來就是資源教室關懷、幫助的學生,也常使用資源教室給予的資源,所以平日下課便常往資源教室跑,尤其是有工讀費的機會時,他一定不會缺席,老師語帶調皮的笑說。  
不過,也曾有一段時間,資源教室處境十分艱苦,當時人力非常缺乏,因為輔導老師都離開了,而新的輔導老師又尚未徵選到職。在那段艱困時期,瑞聲老師一樣常往資源教室跑,也成了「免錢的工讀生」,幫忙接聽電話與一些零瑣庶務。因為在資源教室有許多美好回憶,也陪著資源教室經歷許多困難,因此對資源教室產生了難以割捨的特殊情感。 回想剛畢業時,自己也花了近半年時間準備證照考試、公務員考試等,不過幾場筆、面試結果,都未能如願找到適合工作,此時實踐資源教室正好在徵輔導老師職缺,而資源教室內部同仁很快想到瑞聲老師,覺得瑞聲老師從在學時就因為工讀關係,已十分熟悉資源教室事務了,加上又是社工系畢業,也得以將大學所學專業學以致用。在學校缺人、老師待業的相互需求之下,大學剛畢業的瑞聲老師,便開始了他資源教室輔導員一職的特教之路。
離開?留下?自我內心的來回掙扎
資源教室輔導員,其實是一份十分辛苦的苦差職,原本在學時當工讀生不清楚為什麼資源教室人力幾度缺乏?不過自己真正進入資源教室工作時,便明白其中難處與原因了。談到實際面問題,就是薪資與工作量了。資源教室輔導老師每月薪資,政府並沒有訂定全國標準,所以最高與最低薪資差距一萬元。瑞聲老師表示,除了平時資源教室行政事務、身障生輔導與關懷的例行工作外,勞動部又分發了龐大行政工作量,而學校將這些工作交由資源教室同仁處理,這也是目前工作上最困難的部分。實踐大學資源教室同仁薪資與全國輔導員薪資相比不算高,每年工作量不減反增,對於工作同仁的負荷很重。還有一個重點是,行政業務是由資源教室同仁共同分擔,當人力不斷地流逝,每人負荷量再向上增加。目前只有瑞聲老師與佩芬老師兩人,而目前也正在徵收輔導老師當中,在新同仁加入前,龐大工作量造成壓力是相當大的。
待在實踐大學近十年,一度想離開但最後留下,除了大學四年的情感外,還有他同事佩芬老師。佩芬老師也是瑞聲老師在學時的輔導員,首先就是情感的羈絆吧!此外,老師也分享到自己認為輔導員對於學生的重要性,實踐資源教室輔導員的流動率很大,每一、兩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有輔導員離職而產生新舊人員流動與更替,其實這對學生的影響與衝擊是很大的。一般學生面臨更換老師時,都需要再花一段時間重新認識、適應新老師,更何況部分身障生本來便不容易向人敞開心房,即便是親人,又何況只是學校裡的輔導員呢?在好不容易熟悉了輔導老師,並產生了一些信任甚至是依賴後,卻又面臨老師即將離去的狀態,「像是被拋棄了一樣。」瑞聲老師如此形容。
因為曾經歷過,所以更能設身處感受,老師希望藉由他在這裡,也能間接地讓他的學生知道,他們是不會被拋棄的。而在這裡,老師也盡他的所能發揮他身為輔導員最大的角色功能:影響力,瑞聲老師對於學生便是一個楷模般的存在,不斷地影響著學生,並激發學生去思考,「身邊有一個身體比我還要不好,無法自由行動的人,他都能過得這麼棒這麼好,那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說不行了呢?」瑞聲老師並沒有因為他自己身體上的殘缺而抱怨,反而是藉由自己的殘缺,發揮他的影響力,給他的學生更多的力量以及成為他們最佳的楷模,而學生也從老師的身上發現自己的可能性,還能做更多事。
瑞聲老師分享他的教育理念,身為輔導老師,瑞聲老師提到了兩個字「嘗試」。他們一直鼓勵學生不斷地去嘗試任何活動,不論遇到什麼困難,老師們都會在旁邊陪伴著。老師並不會干預太多他們的決定,或是給予太多幫助,因為老師希望學生在嘗試過程中,能夠自己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或是應該如何做的方向。「其實輔導老師對於身心障礙學生來說,並不是幫他們決定事情或解決問題的存在。」老師認真的說道。而老師也在資源教室舉辦不少活動,增添學生更多自我嘗試的機會,例如上學期曾舉辦料理相關活動,讓學生一同做菜並邀請他們父母來吃。在嘗試的路上,老師們很願意陪伴著他們。量以及成為他們最佳的楷模,而學生也從老師的身上發現自己的可能性,還能做更多事。
我們的心裡有別人,所以我們有別於人
曾經,老師遇過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學生。那位同學幾乎不與人互動,只知沉浸在動漫世界中的學生,碰巧老師自己也對那方面頗有涉略,便藉此嘗試與學生進行互動與關心,當然得到的回應不是太好,就算有回應,10句話裡面也有11句是都在說動漫,不過老師並沒放棄。就算學生來到資源教室只會看準一台電腦,然後很快地進入自己的動漫世界,老師還是會不斷地嘗試與他對話。然而有天,老師為資源教室引進了一套桌遊,而桌遊的內含物為公仔,並以公仔進行遊戲,恰好那位同學對公仔有極高興趣,目光便默默被正在玩桌遊的老師以及幾位同學所吸引,當老師發現這樣情形便很快邀請學生加入桌遊,而學生也欣然加入了。當下老師內心其實非常感動,一個從不願與人互動的學生,竟然願意接近其他同學並進行遊戲互動。遊戲過程中,老師也積極的和這位同學產生更多互動,讓他可以學習接受動漫世界以外他所生活在的這個世界。效果很好,也從這位學生臉上看見了更多笑容了。看著這些學生,哪怕是從0.1進步到0.2,對於瑞聲老師來說,都是很大的鼓勵與感動。
而最後談到現況,目前工作環境或制度上有什麼可以更好?老師坦然分享,就他所知有些中南部資源教室待遇比他們還差,但工作相較之下也沒有比較少,而每年與長官們開會,待遇方面的問題一直是必要討論的部分,希望未來能獲取更多資源、更好的待遇來做更多的事。訪談最後,老師也送給大家一句話,那是他最近參與的讀書會口號,「我們的心裡有別人,所以我們有別於人。」也希望大家都是有別人的那個人。
回上一頁
至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