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高秀鳳:希望小孩子在還小的年紀,就可以改變一點想法,了解每個人頭上都有一片天,而那個天空是無限寬廣的,因為人也有無限的可能

分享至: FB Line Twitter Mail

翻轉天空

生命格言 : 希望小孩子在還小的年紀,就可以改變一點想法,了解每個人頭上都有一片天,而那個天空是無限寬廣的,因為人也有無限的可能
受  訪 者 : 高秀鳳
職  稱 : 教官
服務單位 : 崇右技術學院
採訪記者 : 許芷榕
爬過一個又一個的彩色階梯後,終於見到高秀鳳教官,有別於一般軍人嚴肅、不苟言笑的形象,高秀鳳教官給人一種溫暖、自然又親切的感覺,小麥色的肌膚在日光燈下散發厚實黝亮的光澤。雖然民國九十二年就已經從崇右技術學院退休,但是出於喜愛崇右學生的心,加上十分熟悉崇右學校生態,高秀鳳教官再次回到學校做學生工作,並且從以往的「管教」走向「輔導」,希望能夠盡自己的力量,參與在改變學生視野與未來的希望工程中。
從自己的故事說起
談到耕耘多年的崇右技術學院,高秀鳳教官露出疼惜的神情:「現在家庭功能越來越薄弱,很多學生來自不健全的家庭,有些是爸爸入獄,媽媽收入不高;有些孩子不是父母養大的;還有很多弱勢、原住民、偏鄉地區的孩子。」
高秀鳳教官表示在低社經背景家庭長大的學生不僅吸菸問題嚴重,經濟壓力也很龐大。「大多數的家長對孩子未來發展沒有什麼太大的期待,認為將來有份餬口的工作就好。」她感嘆許多學生因而寧願抬神轎或是到便利商店打工,也不想到學校上課。
「但是我很清楚,唯有教育才能改變學生的人生。」高秀鳳教官堅定的說。
「我的父親沒有受過教育,我媽媽讀了日據時代的國小,但是只讀到三年級。我和我的兄弟姊妹都一樣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但是長大以後的發展卻有很大的不同。」高秀鳳教官開始談起自己的故事,這也是她常常用以勉勵學生的故事。
「我會問他們,一樣的背景、一樣的起跑點,為什麼未來差那麼多?」高秀鳳教官勉勵學生不要囿限於家庭背景,人生其實有無限可能,天空也無限寬廣。她也提到許多學生來自單親家庭,常常渴望能夠回饋辛苦養大自己的父親或母親,她總是告訴學生,要累積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創造不一樣的人生,終止社會再製的可能,才有機會給父母親更好的回饋。
高秀鳳教官另一個積極處理的問題是學生的吸菸問題。「曾經有一個十七歲的孩子被我抓到吸菸,我問他幾歲開始的,他說小學就開始吸菸了,我聽了非常震驚,又問他第一根菸是誰給的,他跟我說,爸爸。」學生的答案令她十分痛心,也讓她想起自己曾經經歷的故事。
「我先生有抽菸的習慣,因為我不喜歡他散發的菸味,所以我們分房睡很多年,也因為身上的菸味,所以他沒有抱過小孩,後來他五十九歲就罹癌過世了。我自己的舅舅也會吸菸,現在還在和死神搏鬥,而且因為無力負擔高額的治療費用,所以自願嘗試新藥,做人體實驗。」高秀鳳教官指出吸菸不僅危害生命,還會影響親子夫妻關係,而大部分的人並沒有「本錢」負擔吸菸相關疾患的醫療費。
「我先生在過世前三天,說如果有來生,他絕對不再抽菸。大家都會覺得因為吸菸死掉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對我來說,這是真真實實在我家發生的事情,是一個何其慘痛的經驗,我不想要我家的故事在別人身上重演。」
高秀鳳教官晃了晃手上拿著的一包香菸:「今天抓到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學生在吸菸,我告訴他我的故事以後,他自己把這包菸拿給我,他說如果可以戒掉,他希望自己永遠不要再吸菸了。」
「不要等到故事的結局才發現人其實可以有個好的開始。」高秀鳳教官略為嚴肅的強調。
「我曾經聽過一個教授分享,吸菸的程度僅次於海洛因。很多學生以為自己要戒就戒得掉,但是其實戒菸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而且對學生來說吸菸不僅造成健康問題,經濟也是一大負擔,一包香菸九十五元,都可以抵一餐了。」因此,她不遺餘力協助學生戒菸,幫學生保管香菸;要求學生想抽菸的時候就來找她喝飲料,轉移注意力;請戒菸門診醫師到校園辦理講座;甚至曾經自掏腰包讓學生參與戒菸療程。
「校內有四個吸菸區,所有的學生和老師只要想要吸菸就要去那裡,要讓他們學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影響到別人。設立吸菸區比全校都是吸菸區好。菸害防制要一步一步慢慢來,急不得。」高秀鳳教官更表示,脫離「菸霧繚繞」的天空,學生才可以有更寬廣澄澈的視野。
語言的力量
高秀鳳教官常用自己的故事勉勵學生,所以她深知故事和語言的影響力。「我們學校最特別的就是,每年新生一進來,你就會在走廊聽到一堆人說髒話。很多人都把三字經、一個字的髒話當發語詞、語助詞、口頭禪,開口閉口就一定要帶一個髒字。」高秀鳳教官很想改變這個風氣,苦思許久,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讓學生感受到語言所造成的影響力。
直到有一天,回家的路上目睹一起行車糾紛後,她終於想到該如何導正出口成髒的歪風。「那天在一個路口,一輛汽車急煞,導致後面的機車差點撞上去,結果那個機車騎士罵了一個字的髒話,被汽車駕駛聽到,結果汽車駕駛就拿了一個鋁棒下車,問機車騎士剛剛罵了什麼,機車騎士自知情勢不利,所以矢口否認。」高秀鳳教官深刻感受到「一個字」的威力,隔天到學校發想了一個標語:「多說讚,少說幹,校園變和善。你娘我娘都偉大,不能隨口羞辱她」。
這個標語曾經引發廣大的討論與迴響,還曾上報紙,雖然最後因為爭議性太大而撤掉,但是高秀鳳教官認為,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希望學生能夠知道語言可以帶來好的跟壞的影響,有時候甚至會釀成大禍。
「曾經有一個學生因為打掃問題,在我面前甩掃把罵髒話。」高秀鳳教官當下並沒有和學生正面起衝突,而是選擇隔一個星期再處理。「有時候學生當下情緒太濃烈,沒有辦法冷靜思考,也沒有辦法檢視自己的行為。」她表示在校內這樣和同學、老師說話,沒有造成太大的問題是因為大家彼此熟悉,可以相互包容,但是去到外面就不一定了。
「很多髒話其實都是羞辱的話,我做的第一步就是讓學生對這些羞辱的話有感覺。」高秀鳳教官透過和學生討論髒話的意義,讓學生明白髒話的內涵,以及為什麼會是「髒話」。她更鼓勵學生透過正確的方式發洩情緒,才不會導致越來越多負面情緒、衝突的累積。
「要從生活小細節中開始教起,讓學生學習有分寸的應對進退,守時、勤學、有禮貌、珍惜學校資源。如果家庭不能教導他們這些生活儀節,這就是學校、教育機構的責任。」
「學生和我們熟了以後,很有可能就會失了分寸,像是有些學生會直接『秀鳳』、『秀鳳』的叫我,但這是不太合乎禮儀的,我又不想要直接跟他們說,這樣會很像在訓話。」
後來高秀鳳教官想到了一個比較幽默的說法:「我告訴學生『秀鳳』是我先生對我的暱稱,不過我先生已經過世了,難不成他們是想要篡位?」學生大多聽得哈哈大笑,也會趕快在「秀鳳」後面加上「老師」。
「用輕鬆簡單的方式告訴學生一些道理,比說教好很多。同時也是給學生一個改變的機會,讓他們知道自己可以變得不一樣。」高秀鳳教官微笑著說。
翻轉生命的希望工程
在崇右和學生相處的時間越久,高秀鳳教官就越難以割捨對學生的情懷,越不想離開,「如果可以,我也想做到六十五歲再真正離開。」她抿著嘴說。
「看到學生的改變是最開心的,而且一旦他們理解自己的責任,其實去到哪裡都不會改變。」
這一路走來,高秀鳳教官看見許多來自破碎、弱勢家庭的孩子,因此越發意識到學校教育功能的重要性,她更期許自己要盡最大的力量,為不認識的孩子做一件好事,參與在改變他們的希望工程之中。
「我常常告訴學生,今年的今天和明年的今天都一樣的話,人生也太沒有意義了,應該要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好,要學生寫保證,設立目標。人生要不虛此生,驕傲地過、精彩地過。」高秀鳳教官鼓勵學生,慢慢做一些對的事情,改變自己的人生。
「希望小孩子在還小的年紀,就可以改變一點想法,了解每個人頭上都有一片天,而那個天空是無限寬廣的,因為人也有無限的可能。」
在高秀鳳教官的努力之下,相信會有更多學生看見屬於他們的燦爛天空,活出不同的生命盼望。
回上一頁
至頂端